许 | 鸿 | 飞 | 的 | 艺 | 术 | 世 | 界

一 雕塑家许鸿飞:带着“肥女”环游世界 一

一一

2019-05-02 14:57:35  来源:本站

4月26日,“盛世欢歌”许鸿飞雕塑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。现任广州雕塑院院长的许鸿飞,以极具代表性的“肥女”系列雕塑,用充满欢乐、幽默诙谐的雕塑语言,塑造出妙趣横生而又鲜活的当下中国生活景象。



一件花衬衣,一头暗红色的头发,手中常持着一支精致的烟斗,这是雕塑家许鸿飞最为人熟知的派头。



许鸿飞的胡子修理得很整齐,外表乍一看像鲁迅,但眉眼间少了几分凌厉,多了些温和。他的言辞

不如鲁迅那般犀利,却自有态度和“野心”,十几年如一日地不断塑造“肥女”系列雕塑,并将其推向全世界。

“或许有一天我会把‘肥女’带到南极和北极。”许鸿飞说。

与黄永玉的忘年交

1999年,许鸿飞初识黄永玉,时年75岁的黄永玉和36岁的许鸿飞一见如故。黄永玉第一次

到许鸿飞的工作室就喜欢上了他的一件雕塑作品,是许鸿飞无意中做的一个“肥女”。



许鸿飞:他说要买下来,但当时我还没卖过这种东西,没同意。第二年,

他又来了,还记着那个,又提出要买。我说你这么喜欢,就送给你了。

黄永玉说这么贵重的东西,送我不好。这样吧,我给你画一幅画,名字也想好了,

叫做《风》。他画的是一幅荷花,我就收起来了。这样,我们就熟了。

后来他让我上北京,我又送了一件作品给他,还是那样胖的。他跟我说,你以后

就做这个。我有信心了,就不停地做这个,黄永玉每次来,我都给他看。

就这样,这一老一少成了忘年交。黄永玉与许鸿飞的师友之情,在机缘、

品位与个性的相知、相惜之中,开启了一段令人传颂的佳话。



许鸿飞:黄老跟我提到话语权的问题,要人家先接受你,如果不接受,怎么创作、

怎么有想法、怎么抽象都没有用,要从始至终都追求这种风格。要再大胆一点,要再夸张一些。

要跳出学院派那一套,要有自己的东西,你一定要跳出来,越快越好!
黄永玉曾说:“在北方,想起南方。在万荷堂,想起石磨坊。在北方,我跟老头子

怀念往日;在南方,我跟石磨坊的年轻人雕塑未来。”



许鸿飞工作室中的“石磨坊”三字,就出自黄永玉之手。他也多次坦言,“肥女”系列

雕塑能够一路做下来,与黄老的认可与启发难以分开,连同自己对红酒、烟斗的生活嗜好,也源自黄老的濡染。



黄永玉曾语重心长地对许鸿飞说,一个艺术家要成功,需要基本功、人缘与运气这三方面

的完美结合,这样的告诫既是出于长辈的经验之谈,又显现了亦师亦友般的爱护与提携,

这也成为许鸿飞十几年来面对艺术创作的座右铭。
 带着“胖太阳”环游世界 
黄永玉曾对许鸿飞说:女人是男人心中的太阳,你的雕塑就是你的胖太阳。



2009年,许鸿飞第一次带着“肥女”雕塑走出艺术馆,到连南瑶寨的古寨和梯田展出,

当“肥女”雕塑与当地纯朴、原始的景观相结合,巨大的反差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
这次展览的成功,让许鸿飞萌生出将雕塑与公共空间结合展示的念头。
自2013年起,许鸿飞发起个人雕塑世界巡展,将极具个人色彩的“肥女”雕塑推向全世界。

六年的时间里,他相继走过澳大利亚、意大利、德国、英国、希腊、西班牙等国家,共举办了31站展览。

许鸿飞带着他的“肥女”在国际上知名的艺术圣殿巴黎卢浮宫、佛罗伦萨美第奇宫、
北京紫禁城和地标性的公共场所巡展,让“胖太阳”在世界不同的时区冉冉升起。


这颗太阳向世界人们生动地映照出当代中国百姓的生活面貌:欣喜、乐观、豁达、自信……




这种感染力可以穿越民族和语言,以一种轻松、诙谐的世界通用语言,让亲民和娱乐性并存;同时,也带给公共场所一种别样的东方风情。




当代艺术已从被受众仰望的、强调理性美的文化形态,走向了具有个人艺术立场与普世性价值的文化消费领域。




许鸿飞的雕塑,以这样到叙事方式走近公众。他的“胖太阳”走上广场、进入小区;

高居庙堂如国家博物馆,远至僻壤如连南山村,全然没有地域的限制。




“胖太阳”憨态可掬又自信阳光的形象,大智若愚又举重若轻,看似几百斤的体重,

却有着无比轻盈自在的灵魂。她带给全世界人民雅俗共赏的乐趣,像一场旷日持久的行为艺术,也因此具有了鲜明的当代性。




如今,许鸿飞仍在路上,“胖太阳”照常升起。
 “胖太阳”是怎样炼成的 
每件雕塑作品的诞生都需历经泥稿、玻璃钢、喷漆表面处理等阶段。起初,它们只是

许鸿飞脑海中的抽象构思,经手绘变成纸上的草图呈现。从不起眼的赤红泥,经妙手捏型,

刻刀雕塑成泥稿,从小型的泥稿小样再进入放大泥稿的创作。




在树脂稿(玻璃钢稿)铸铜阶段,根据材质,许鸿飞需要对作品一分一寸细细打磨,呈现出雕塑作品最佳的圆润光滑度。






许鸿飞常带着 “肥女” 往返于临时租用的场地之间,进行创作。








巡展运输前,许鸿飞还要对雕塑进行临行检查。他穿梭于其间,不时驻足,抚摸擦拭,

似对将远行的孩子无声嘱咐,望其展现出最佳的状态。最后才将所有作品运于一处,包装、运输、出发。
每场展览的背后,不仅有他对作品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,还有奔波于各临时场地,细心检查的不易。




此次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“盛世欢歌”许鸿飞雕塑展将持续至5月8日,共展出

许鸿飞的99件雕塑作品,作品涵盖运动、母爱、音乐、舞蹈、花、水等主题系列,由室内、室外两部分集中展示。




从艺之路 

出生于广东阳江的许鸿飞,从小就对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喜欢看连环画,经常

一坐就是一整天。阳江人爱扎风筝、爱放风筝,阳江也是南派风筝的发祥地。许鸿飞小时候

非常羡慕这些画在风筝上的艺术,在工厂负责供销的父亲经常出差去外地,便去上海给他买了纸笔,

性格顽皮的他,只有在临摹画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。




许鸿飞父亲 许高湖:那时候条件比较差,广州都没有什么买的。特别是那种画素描的铅笔,

要去上海买,我每次出差都给他买很多,一次买100支。

10岁时,许鸿飞开始学画画。有次,父亲去武汉出差,特意为许鸿飞买了一个石膏像回来,

年少的许鸿飞就对着这个石膏像,日日夜夜的临摹素描。阳江靠海,许鸿飞也经常去海边的船厂给工人们画速写。




17岁的许鸿飞考取了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(现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),当时这个学校就两个专业:

绘画和雕刻。在许鸿飞为专业的选择犹豫的时候,老师告诉许鸿飞:“会做雕塑肯定会画画,画画的人

基本不会雕塑。”于是,他选择了雕塑专业继续学习。




中专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佛山印染厂,负责花布设计,他设计的作品常常因为风格过于抽象而

无法通过选样审核,虽然在印染厂的收入很高,但时间久了,许鸿飞还是萌生了继续读书的念头。

许鸿飞:工艺美术和艺术是两回事,我一定要做有永恒作品留下来的艺术家。

只读到初三上学期的许鸿飞,第一次报考广州美院雕塑系的时候,因为文化课的原因,落榜了。

第二年,许鸿飞一连报了三所学校:广州美术学院、浙江美术学院和景德镇陶瓷学院。

“为了考试,在三个地方辗转奔波,把钱都花光了。”许鸿飞说。




在湖南参加景德镇陶瓷学院专业考试的时候,许鸿飞认识了同为广东人的考生陈刚进,这位同乡读过高中,

文化课水平比许鸿飞高出一大截,于是在考完专业课之后,许鸿飞就想让陈刚进给他补习文化课。

许鸿飞:当时留了他的地址,后来给他写信,问他能不能来佛山帮我复习文化课,他就来了。

很小的房间,一张单人床,两人一起睡,晚上还有很多蚊子,专业课上我帮助他,文化课上他帮助我,一直到高考。

在小伙伴的帮助下,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许鸿飞在当年的高考中,竟然通过了文化课的考试,被广州美院录取。

四年大学时光,他潜心和老师学习雕塑,课余还教学生画画,赚取学费。毕业后许鸿飞

被分配到广州雕塑院:“改革开放初期,当时的雕塑院已经‘断奶’了,没有国家的补贴,也锻炼了独立面向市场的能力。”




于是许鸿飞便穿梭于城市和乡镇之间,承接多种多样的雕塑工程,从佛山到南海到顺德……

许鸿飞称自己一开始的雕塑创作为“农村包围城市”,做这些雕塑工程,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广州。

但许鸿飞心里很清楚,当时的雕塑作品只能称为“工程”,和艺术没有半点关系。




遇到亦师亦友的黄永玉先生之后,他送给许鸿飞一句话:到此已穷千里目,谁知才上一层楼。在黄永玉的

启发和鼓励下,许鸿飞的创作之路有了更为明晰的方向,也逐渐开启了他的雕塑艺术之路。

许鸿飞:很多同学也是挖了十口井,都挖不出水就跑掉了。很多人一辈子总共才二三十件

作品,做不了一个展览。我是等于挖一口井挖到底,其实有一样东西能做好就行了。

艺术品不是物以希为贵,古董才是,艺术品要有一定的量,才能被大家所知道,要流通、要传播。

如今,许鸿飞带着他的“肥女”,承载着中国民族文化的自信,走向了国际舞台。

许鸿飞说:“文化自信,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创,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认识,

不断地传播,你就变得自信,坐在这里说自信是没有用的。”

他用一种夸张的手法,具象又戏剧化的形态呈现出女性的柔情、母性和自信,

消解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,将其推向了幽默,也因此迅速让外国观众找到了共鸣。

在这种诙谐的气氛中,让中西方的文明对话,也让全世界感受到他倾注在雕塑中的中国文化。